冷月葬花魂

你好。

这里从澈,请多指教。

认定cp:寒棠渡鹤影(我的璃棠老婆x
世界第一漂亮可爱而且贼拉大佬!
fo她没错的!

宣布李从嘉主权
华语第二煜厨【第一当然是赵大x
煜美人是心头永远朱砂痣白月光!!!!

三次男神女神名单可绕地球两圈
榜首戴涵涵,老迷弟默默为他打尻

史同:胤煜 丕植 启祯 彻嫣 【手动省略号
欧美:parksborn AM/brolin
APH:米英(异色英痴汉√
刺客:钧天初心八人组 剧外戬杰 鱼子酱
yys:博晴 狗崽 酒茨
古龙:陆花 西叶 叶傅

圈杂墙头多,字丑人怂帅(x)

小号:春风亦歌

【胤煜】故人思

原曲:痴情司
填词:从澈

【君去】
霜鬓徒消磨 深墙清风锁
梧桐秋凉惹 始觉芳春过
孤吟觉落寞 抚琴谁人和
梅落方撷掇 到底耽你我
终作人间须臾客 叹遍情痴多
曾笑余生濡沫
世事尽为流水误 算得浮生错
枉羡江南如昨

【忆昔】
绛唇倾杯酌 酒痕污绫罗
夜阑颠魂魄 更漏又几何
良宵难再得 欢谑皆妄作
长梦便共我 留与玉楼歌
香炉春暖熏龙麝 鸳衾覆雨薄
情深处两心合
玉案茶盏轻掷落 帘栊韶光锁
一晌贪欢蹉跎

【醉梦】
愿将合卺对君酌 今徒伤七魄
何处黄泉碧落
纵费尽词笔微末 不抵青史说
故梦已沉锁

“他生则求擦肩寻常巷陌,一面之缘以解今世相思之苦,此外无他,惟愿再不相识。”

【完】

————————————————

没有完全按照原曲的空缺填
第一段是一人煜饮酒醉,醉把赵大来思念xxx
第二段是醉里浮现一段打情骂俏打到床上(x)的回忆杀【自认为是辆非常非常非常隐秘的自行车【不对,自行车都算不上,应该是独轮手推车【。
第三段醉梦醒 :(
对!所以叫它故人思……嗯真是毫无逻辑呢。

他初次见那人也是在一个有雪的日子。
那天霜染飞絮,朔风凛凛。
那天明德门下一袭白衣胜雪,落在天子心上,却是凤凰朱砂烙痕,直教万物失色。
那天他凝眸,戎马倥偬峥嵘平生于此刻沉沦收声,换一刹曒然天光破云得窥。

——

图是《中国通史》截下来的,听到这儿忽然就冒出这个念头了。
感觉如果要比喻的话,从嘉在江南时应该是水,北上汴梁后是雪。【假装思考🤔

君诗长情——记苏曼殊

原曲:《石楠小札》
填词:从澈

“他只身一人远去,身后三十五载绮梦与孤寂,无关后人纷纭。”

孑然的点染记述寡淡
漂泊天涯身何须谁人留念
无情泪盛钵满
任韶华攀锈碎簪
空喟叹相逢恨晚
诗行绽莲花浮生冥顽 缘痴缠
人间羁旅未满百悄然行远
但有情无相碍 不枉这微末轻叹
无人共我听啼鹃
樱花零落几桥怎舍情绊如梦醒转
宁欠诗债沽酒终难抵来偿还
笔锋缱绻吻过花笺留几分冷暖
孤寂处生平自撰
谁管他情字成灰落得个薄名香残
望断离雁偏惹惊鸿笑哭无端
我自疯癫活不问后世哪句不堪
饮冰眠独枕恶寒
——M——
樱花零落几桥怎舍情绊如梦醒转
宁欠诗债沽酒终难抵来偿还
笔锋缱绻吻过花笺留几分冷暖
孤寂处生平自撰
谁管他情字成灰落得个薄名香残
望断离雁偏惹惊鸿笑哭无端
我自疯癫活不问后世哪句不堪
饮冰眠独枕恶寒
魂魄轻何求金玉累赘既望佳人西泠畔
月白如霜 他年又是好景过眼
便匆匆去来数载春秋佯狂痴盼
了却一桩深情案

————————————————
原曲是写胡兰成和张爱玲的,小鱼的词风真是华丽想给她打尻_(´ཀ`」 ∠)__
然后这几天听这首歌忽然就想起苏曼殊来了,感觉那句“无论后世我们传闻如何不堪”也是很适合他了,我心里他的注脚是“滥情的痴情稚子”,能在临终前说出“一切有情,都无挂碍”的人该是最通透却最天然的吧。
ummm……我还真是不擅长填民国风的词啊【叹气orz

赵大的花样告白拾捌式【下】

*重度ooc预警!【大写加粗】
*为了甜而甜,写出来供自己傻笑会儿,如果能让看到这篇的你也乐乐的话就很荣幸啦。
*赵大的花样示爱拾捌式,又名为少女心真是个可爱而奇妙的东西。
*下半段哈哈哈哈哈,再试试x

赵大的花样告白拾捌式【下】

『第拾式』人生的许多第一次都要一起度过
“重光重光!你看下雪了!”
“……官家,是臣初次见落雪,不是您。”

『第拾壹式』不要怂,只管撩!
“可朕是初次与你赏雪,也是初次共赏雪与你。”
“更可况,重光较之深雪美甚。”

『第拾贰式』在必要的时候寻求他人帮助
让二义给出个主意?
某个疑似黄金档伦理剧看多的腹黑义给出了如下对策:“兄长,实在不行就先斩后奏,等到生米煮成熟饭——”
……罢了,朕就当没这个弟弟。

『第拾叁式』调戏!调戏!调戏!
秉烛夜谈。
较年长者摆出一副过来人姿态语重心长道:“朕从前信笃大丈夫本该志在天下,不应为他物所绊,可如今却发觉人生在世远不止于此。”
“……官家可是有了与天下等重之物?”
“有。”快点问我是什么!
“……是什么?”这么殷切的眼神真的不是在逼着我问麽。
面上不露声色气定神闲缓缓吐出一字如春风拂面:“你。”
其实心里都乐开花了。
“……”
“卿脸红了。”
“才没有!”
感觉自己要攻略成功了呢!

『第拾肆式』掺入文艺青年式的句子往往会事半功倍
“生平一憾事:坐拥天下,不得你。”
苦思冥想一夜的赵匡胤觉得这句话已经可以列入大宋皇帝百条金句之首了。
天真的煜兔叽听罢抿嘴一笑想着着鼓励下他吧,结果被黑眼圈的某赵姓大灰狼抱起来转了三个圈圈甚至欲行苟且之事。

『第拾伍式』偶尔开些小玩笑有助于调节气氛
“违命侯倚在朕怀里睡着后可是流了不少口水呢哈哈哈哈哈哈!”
“微,微臣是宿醉未醒……”
赵匡胤,你就要失去你的傲娇煜了!

『第拾陆式』水滴石穿铁杵成针!
今天的赵大也在锲而不舍地想尽法子讨煜美人开心呢。
……汪。

『第拾柒式』爱你是一辈子的事情啊
“虽说久伴最是长情——只可惜,我没有时间了。”

『第拾捌式』永远不要让他觉得孤单
“朕今夜来赴此七夕之约。”
“恭候多时。”
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竟是归期与一醉。

赵大的花样告白拾捌式【上】

*重度ooc预警!【大写加粗】
*为了甜而甜,写出来供自己傻笑会儿,如果能让看到这篇的你也乐乐的话就真是万分荣幸啦XDD
*赵大的花样示爱拾捌式,又名为少女心真是个可爱而奇妙的东西。
*被敏感词弄到没脾气,查了半天发现每个单段都能单独发出来,但是全篇一起发就不行了,所以这次先发上半部分试试,可以再发下一段x

赵大的花样告白拾捌式【上】

『第壹式』利落表达方为上策
“喂,南唐国主!礼贤馆我既建成,邀卿北上,必当好生相待!”
等一下,你以为你是来提亲的???

『第贰式』情书什麽的多多益善
今天不开心,给重光写一封信。
今天心情好,给重光写一封信。
今天二义不听我话了,给重光写一封信。
今天北方下雪了,给重光写一封信。
收信一方就很郁闷了——南唐仰慕我的女子从金陵宫门排到了秦淮画舫,她们中也没有一个人给我递过这么多情书。

『第叁式』和对方亲属搞好关系以便套话
“从善,你可知重光喜爱何物?”
“回陛下,国主尤喜笙歌佾舞词中风月。”
“……朕本意是想问,具体些的物什或人?”
“那……他自己?”
……小舅子你下去吧,朕明白了。

『第肆式』永远不要被对方的冷淡击倒
“重光,朕终于得卿一面。”
“……不胜惶恐。”
“快些披上外衣,违命侯身子骨弱定是禁不住北方天寒。”
“……罪臣谢恩。”
“什么罪臣不罪臣的?朕不许你这样说!”
“……官家开心便是。”
……没话题了咋整,二义别装作看不见了快来救场啊!
赵光义感受到了来自对话题终结者煜无可奈何的赵大的凌厉目光。

『第伍式』日常挫败是必经之路
“……光义我怀疑重光他不爱我了。”
二义:冷漠。

『第陆式』言语间时刻透露出关心
“重光冷不冷?”“北方的菜肴可吃得惯?”“遣去的侍从可有照顾不周之处?”
“未敢烦官家挂念。”
“哪里的话!”
——反正总要同床而眠的。这句话被无比艰难地自喉咙咽了下去。

『第柒式』把你夸上天看你跟不跟我在一起
“诸位大臣,朕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朕的暗恋对象【划掉】违命侯李重光!词绝人美!仗其才可作一翰林学士!到时候还有你们什么事!【再次划掉】”
“臣不是……臣没有……”
真是把本应你侬我侬的日子硬生生过成了表情包。

『第捌式』懂得反思有助于发奋图强
“光义,朕是不是文采不好?”
“是。”
“……哦。”
人总是在磨砺中成长。一代天子也不例外。
“李重光你等着!朕一定会做个配得上你的文化人!”皇帝扔下掷地有声的一席话便狂奔而去,惊得词人花容失色。

『第玖式』让言谈举止符合对方的审美
“重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guin!”
二义仿佛听到了自家兄长内心那团熊熊烈火突然被浇得透心凉的“嗞嗞”声。

华语第一煜厨——赵匡胤

【写在前面】
*觉得他俩没能在最好的年华遇见真是个遗憾,就自己来【瞎jb【咳咳】】幻想一番,没有历史依据,完全杜撰,止增笑耳。
*大概是赵大30从嘉20这样的岁数【啊引人犯罪的年龄【喂!】】
*两条时间轴是穿插的,全凭分界线。
*题目划水。
*七夕的脑洞中秋才填系列x
*那就这样吧,中秋快乐,然后假装这是一颗糖。

胤煜·渡

“哎——那边的舟子!可否渡我一程?”
桃李闲春色,舟横人醉卧,他懒懒抬眼一瞥岸上的人影,用不多费力却足以让那人听清的声音回道:“愚可不是什么船夫——不过,送阁下渡江还是乐意至极。”
——————————————————
那是开宝九年。汴梁的李煜想起兵荒马乱的侵吞与兵临城下的那天。想起北上所见的毕生第一场落雪。最后终于在乱麻般的记忆中搜寻出那一纸旧梦——
梦中他还是李从嘉。浪花有意,渡君一程。
——————————————————
赵匡胤自幼长在北方,此行是他生平初次领略这南国风光,直教这熏风狂蝶花了眼。难怪世人叹“江南好,能不忆江南”,当真是钟灵毓秀之地,就连这乡野之人,举手投足都带着三分贵气。
江南如梦,烟雨空寂,赵匡胤嫌无趣,便随意与那舟子攀谈起来,对方也是平常搭话,字字却显分寸。
“赵某看阁下全不似寻常山野村夫,反倒俨然一派文人风骨。”一语罢,似是换来对方泠然一笑如清风抚耳,赵匡胤眯起眼睛,想仔细看清这人的模样,却未能如愿。不过对方的缄言不答也已经证实了他的猜测——这般风雅姿态,的确非贵胄即鸿儒。
飞鸿凌波,水天相接,仿佛一隅脱离外界兵马戡乱的泰然静处。若是有朝一日为铁蹄踏碎……赵匡胤一句叹还未自来得及发出便草草收了声——他眼见着撑船人缓缓摘下斗笠,露出一张犹有稚气的脸。
垂眸而立,竟是翩翩公子,机巧如神。
“愚不过一介布衣,隐居于此。”很是寡淡的语气,却惹孤鸿惊渡。
赵匡胤一时失神,许久才偏过目光,略不自在地理了理衣襟,眼睛一扫微澜碧波,夕照投下满江碎玉。斟酌半晌,仍不知作何对答,只得改换话锋:“为何低头?”
“眼目染疾,不敢示人。”
两相默然。行舟悠然,过处无痕,南国的慵懒气息生出许多思量,正如赵匡胤此时想的——纵是戎马一生功成名就,却不如隐于此山水清嘉,清风舟楫作伴。
“有所思还是有所惑?”不经意的问话打断了他的思绪,反应生钝好久才回道:“没什麽,只是羡慕你闲云野鹤不为世俗牵绊。”
“是麽……”神态中分明凄然滑落,却不作稍停留,只见恣肆而笑,吟出锦绣珠玑。
——————————————————
北国寒秋与酩酊醉意中,他想起自己曾潇洒大笑,向那人吐露生平所愿——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
“花满渚,酒满瓯,”
“万顷波中,得自由。”
——————————————————
“你叫什么名字?”
来不及细想,他欲脱口而出:“你便叫我从……罢了。”话至嘴边生生改了口,怪只怪,李从嘉的名字太过传奇罢,将他困囿在那皇宫深院中不得自由。“今日我与阁下同船而渡,本不过萍水相逢一场,既是缘分,也是无缘,他日还不知能否再见,我姓甚名谁于阁下也不算什麽要事了。”语方毕,他亦自知这匆忙搪塞来的数言未免太过生硬,衬得自己这般冷漠刻薄,便想作一番修辞。将语未落,终了还是摇头,对着眼前人弯了弯眉梢,牵扯出生涩的笑意来,听起来反像是一声轻叹。
不想换来对方笑得张狂:“阁下果然是一副文人气!”
一时无言。
他忽然极想抬起头,仔细描摹出那人的模样。只恨那一目重瞳子这时也是如蚕蛹般的桎梏教人挣脱不得。
——————————————————
“‘从嘉’。”龙袍之人负手而立,全然是天子不怒自威的姿态,语气间却刻意透着几分温和,“这可是你在江南的旧名?”
“官家,从嘉这名字不好,还是李煜罢。”
“如何不好?”
“往昔酸涩味太重,恐相付与烟波浩渺,臣已不敢再用。”
“可朕喜欢,也觉得好听。”
他抬起头,目光触及对方凝视的眼神又怯怯缩回。
那仅有的寥落数月便是被这样消磨殆尽,缘于一方即使剜骨钻心也不肯回应,耗尽了最后的温存。韶华既逝,世上只剩下一个亡国之君陇西郡公李煜。
——————————————————
“看来到岸了。”赵匡胤展眉轻笑,“此一程不胜感激。”
“不必……”未加思索,他又补缀道:“短暂聚别,何须言谢。”
短暂聚别,赵匡胤细细咂摸着其中滋味,竟觉得有些怅然若失,眼睛扫过他别在腰间的酒壶,挑了挑眉,咧嘴便笑,脱口而出:“你意恐不能相逢?那你便在这等我——只要你仍在此地,我赵匡胤必会来寻。”
他被这一番话说得发愣,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方觉他这是在回应方才自己那席话,心下不免一颤。
“既出此言。”他垂眸而笑,果真极尽南国温婉,“到时必将泊舟敛酒相邀。”
天色将暮,云微雾蒙,烟柳翠淡,莺啭声倦,眷顾四处直是纸上泼墨江南。
赵匡胤似是意兴犹未尽,侧身回首,瞥见那寡淡身形依旧孤影立于此岸烟涛微茫之上,纵马提鞍前路漫漫,终于是不再回头;
而他迟疑抬眸之时,只见得那伟岸人影不带分毫犹疑地、踌躇满志远去,逐渐隐没于江南一蓑朦胧烟雨中,终于是没了踪迹。
“赵匡胤……”他喃喃低语,将这三个字在唇舌间反复琢磨。忽而拂袖释怀而笑,那一目重瞳中不知是遗憾还是宽慰,“天下之大,尔后定是不复得见。”

何为落寞?离人何处。

原梗“何为孤寂”,前阵子比较流行,很戳心也很喜欢。于是就用这个梗写了几对历史cp。其实还有很多cp想加进来,所以先存下梗留着日后慢慢填x
ps:分界线之前是比较贴合原版的简略格式,后面的算是啰哩啰嗦加长版【?】

“何为人生长恨?”
“国破,君去,春水逝。”
“可否具体?”
“违命一世不敢思。”
“可否再具体?”
“胤煜。”

“何为求不得?”
“乱世,同胞,不言爱。”
“可否具体?”
“黄初八年正月雨。”
“可否再具体?”
“丕植。”

“何为情痴?”
“梦归,雪落,一人耳。”
“可否具体?”
“生相依,死相忆。”
“可否再具体?”
“元白。”

“何为至幸?”
“兄友,弟恭,同甘苦。”
“可否具体?”
“千里寄相思,共婵娟。”
“可否再具体?”
“轼辙。”

————————————————————

“何为人生长恨?”
“寥落此生与良人匆匆交集一场,人间厮守黄泉同赴却皆是痴心妄想。”
“可否具体?”
“违命罪臣与一江春水。”
“可否再具体?”
“胤煜。”

“何为求不得?”
“犹念洛泽惊鸿赠君,梦醒始闻黄初七年。”
“可否具体?”
“酒尽诗就和血泪,怎将情字草率付戡乱。”
“可否再具体?”
“丕植。”

“何为情痴?”
“万重离绪,几度春秋:雪鬓犹探花间郎,一梦浮生不见君。”
“可否具体?”
“劣性滥情,知己一人。”
“可否再具体?”
“元白。”

“何为至幸?”
“清影风露,离情又起,便将相思寄明月与他知。”
“可否具体?”
“各踏官途未曾舍,相逢犹似少年时候。”
“可否再具体?”
“轼辙。”

——轼辙画风突变?
——那有什么办法,他们本来就是古今第一甜啊233333

【填词·遗民书】

原曲:《丹心鉴》
填词:从澈

阖眸煤山秋 城飘摇覆兜鍪
谁人遗衣书望宫囿 忽如骨鲠在喉
名利奉浊酒 怎敌他故国游
今朝何 悲恸欲绝问东流
昔时文山南叩 谢辞万民轻王侯
惜汉家九州 毓秀 岂甘容 贰臣垢
虎豹豺狼后 家国忧 堪堪付 贼子手
尊贫犹同守 纵舍寿

醉里影酩酊 觉来细算浮生
烹新茶 未识谷雨别清明
醉客不解世情 只道社稷缘天命
自是孤臣身 舍生 天地鉴 辨忠佞
问苍苍何辜 痛黎民 祸以烬 子规惊
华人髡为夷 山海倾

曾记云帆扬名 远渡威震率土滨
今恶魇相挣 难醒 薄寒衾 肠似冰
梦海晏河清 今徒留 日月蔽 人飘零
余山河寂寥 若太平

——————————————————————
解释下歌词里用的一些比较在意的梗。
①谁人遗衣书望宫囿:人们发现崇祯帝尸体时,见其披发掩面,身穿蓝衣,左足赤露,右着朱靴,衣前书写一段文字:“朕自登极十七年,逆贼直逼京师。虽朕薄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之误朕也。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去朕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
②文山南叩:文天祥被处死前,监斩官问:“丞相还有甚么话要说?回奏还能免死。”文天祥喝道:“死就死,还有甚么可说的?”他问监斩官:“哪边是南方?”有人给他指了方向,文天祥向南方跪拜,说:“我的事情完结了,心中无愧了!”。
③烹新茶 未识谷雨别清明:相传明代降臣洪承畴在清朝为官之后,一次谷雨时节与人对奕,其间丫环送茶,客人饮罢,只觉得清香扑鼻,便随口道:“我道这茶香这样浓,原来是雨前茶!”洪承畴张口吟出一上联:“一局妙棋,今日几乎忘谷雨。”奕者续道:“两朝领袖,他年何以辨清明。”巧用“清明”,一语双关,讽其失义折节,意味深长。
④自是孤臣身 舍生 天地鉴 辨忠佞:黄道周,因抗清失败被俘,隆武二年(1646年)壮烈殉国。死后,人们从他的衣服里发现“大明孤臣黄道周”七个大字。
崇祯十一年(1638年),黄道周因指斥大臣 杨嗣昌等私下妄自议和,七月初五崇祯帝在平台召开御前会议,黄道周“与嗣昌争辩上前,犯颜谏争,不少退,观者莫不战栗”。崇祯帝袒护杨嗣昌,斥黄道周:“一生学问只办得一张佞口!”黄道周高声争辩:“忠佞二字,臣不敢不辩。臣在君父之前独独敢言为佞,岂在君父之前谗诌面谀者为忠乎?”他厉声直逼皇上:“忠佞不分,则邪正混淆,何以治?
⑤苍苍何辜:出自李煜《昭惠周后诔》。意为“上天为何要施加惩罚”。
⑥痛黎民 祸以烬:《诗经·大雅·桑柔》中有“民靡有黎,具祸以烬”一句,大意为“百姓受难少壮丁,如受火灾尽遭殃”。
⑦华人髡为夷:出自顾炎武《断发》诗。后一句是“苟活不如死”。
⑧曾记云帆扬名 远渡威震率土滨:郑和七下西洋,扬威海上。

——————————————————————
然后我要安利一波!墙裂推荐《丹心鉴》!第一次听也许不惊艳,但绝对是属于越听越有韵味的那种!无论词曲还是演唱都是上乘之作,河图的声线太适合这首歌了,悲痛又不失刚毅,完全唱出了宋朝的那股倔强气节!晦暗中的清冽图式少年音_(´ཀ`」 ∠)__【喂!】尤其“眼前楚剑吴钩,从来平生未低头”那句听得钻心刻骨浑身打冷颤,可以说是非常好听了!😭
【我果然是来推歌的😹】话归正题就是想用这个曲子填首明朝中心的词,总之感觉自己还是能力有限,没法把脑海中关于大明的全部印象好好表达出来,很多顽强啊沉痛啊这类情感都没能具象化地写出来,暴风式哭泣(´;︵;`)
继续努力,永不放弃,永远抗争【手动划掉x】

预言家与狼人

·异色米英only
·现实版狼人杀设定
·因为篇幅的问题删掉了很多身份,尤其是没!有!丘!比!特!←怨念x
·题目随便起的,感觉神他喵《伊索寓言》既视感,我是起名废orz
·BE预警!!!!!!!
·那么开始

——狼人和预言家相爱,女巫沉默不作答。

我提前说吧。这故事挺没意思的。不过打发时间倒是不错。愿意听我就讲讲,什么时候我讲烦了就算结束。

从前有一个村庄。村庄里有愚蠢的村民,有保护他们猎人,有能救人一命也能下毒致死的女巫。
就像每个老掉牙的童话一样,这个故事里也有一个冥顽不化的大反派,狼人。
他们伪装成无辜的村民,只在晚上会变为狼咬杀村里的人。
对了,还有——预言家。他们对每个人身份的敏感度高于其他人数倍,是村民获胜的关键。

「哎呀,昨晚又是平安夜呢。」说这话的人有着乱糟糟的粉色头发,在正午的阳光下摇摇晃晃更令人恍惚目眩。
「那样不好麽——不对,狼人没有把你杀死就是最坏的情况,而且......」
「艾伦你这么说很让我伤心啊,奥利弗可是预言家诶!」被叫做艾伦的人嫌恶地瞧着某个欠揍的家伙换上狡黠的笑容凑近了些许,「我动动嘴的功夫,你就会死哟。」
「真恶心,前提是大家要相信你吧?」

说起来,每日的生活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无非是偶尔天蒙蒙亮时传来村民被杀的消息引起一阵短暂的恐慌,接着中午处决一个可疑的家伙,直至陷入循环的怪圈中。时间一久,除了傻兮兮的村民还蒙在鼓里以外,各自的身份都心知肚明。只可惜,拥有处决权的恰是那群只能随着各种言论摇摆不定的村民。

风平浪静得让人疲惫。

狼人在夜晚变成狼后是没有理智的——某个粉头发的自称预言家的人这么说——所以我们不该过于苛责他们。
「奥利弗又在说胡话了。」
艾伦看到这种场面也只是骂他一句小傻子,假装无视对方眼中闪烁着的某种异样的光芒。

但这次他们死不足惜。
——奥莉薇亚死了。她是村子里惟一一个相信预言家的好人。
既然这样。他也不能再活下去了。

「竟然选择自刀,还真是不惜下血本啊。」
「我看不是这样吧。」奥利弗的眼里布满了血丝,面容竟然有些可怖,「我很肯定,奥莉薇亚是女巫。昨晚她明明可以下毒让你的同类,却选择救了我。」
感受到村民们审视般的打量,艾伦叹了一口气,缓缓道:「啧啧啧,看起来奥利弗是深水玩家啊。」
「还真是极具导向性的言论啊,狼人先生。」奥利弗微微咧开嘴角,把挑衅的目光直直堕入对方的眼中,「我们可不是在玩游戏。」
「Well......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真正的猎人。我会保护你们的安全。虽然我还没有搞清楚每个人的身份,但是我建议——」艾伦回以一个轻蔑的眼神,「把质疑我的人先投出去。」
真正的猎人在昨晚于狼人的搏斗中负伤,无人反驳的情境成为了致死的利器,锐刺的尖端朝向了脆弱不堪的预言家。
「都说了奥利弗是预言家啦!你们相信我,马上处决他......」
「算了吧,老子可是猎人,把我投出去你们都得死。」
「胡扯!如果奥利骗人,怎么还没有预言家来反驳我?」
「也许他早就被你杀掉了,手无寸铁的预言家当然对抗不了凶恶的狼人。」
「奥利弗!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看着纷纷倒戈的村民,艾伦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是啊,没错,预言家必须死。」奥利弗突然低下头,字字分明地低语,仿佛每说一字,都有鲜血自胸口的利刃滴落,「因为他最爱的狼人要他死,他就不得不死了。」

预言家该死。他的存在是狼人的心头刺。狂妄自大的村民甚至都坚信这个无用的身份帮不到他们分毫。
紧随其后的猎人的死去宣告了他们荒谬的想法。缺少了女巫、预言家和猎人的村庄,像是预感到死亡而提前荒芜的沙漠,以格外迅猛的速度枯萎着。只剩下孤立无援的村民。

我早就说过了,预言家是村民获胜的关键。
是他们把他的生死权利交给我,让我来定夺。
我想如果夜里我在狼的形态下杀了他,我也就不会过分难过了。

「艾伦艾伦,我们私奔吧!」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才——不是!」
瘦弱的预言家将头埋进双臂,睁大眼睛凝视着对方,「那怎么办啊,这世界又没有丘比特。」
他眼睛很好看,就像是大海覆满了浓雾,天空蒙上了烟霭,所以一眼总是望不通透。
「喂喂喂,我就是要走也不会带上你啊。」
「哎呀真扫兴,那就算啦。」

......
我也不是没有想过逃离村庄,到无人之境,一个人承受孤独与痛苦,但那是善良的狼才会做的事。
我不想保护村庄,更别提那些愚昧无知的村民了。我单单是觉得他笑起来挺傻//逼但是也挺好看的。所以我留在了那里,想着如果他是被我杀死了也好。我那么自私,大不了他死了我就无牵无挂地离开。
我曾经真真正正想过的——或者说只是一刹那在脑海里闪现过的——我想保护他。

可他又不是狼人,这世界又没有丘比特。
所以最后我还是杀了他。

你看,我就说,挺无聊的吧。
......嘿,我可不是狼人啊。瞎编的故事随便听听就行了。
而且这世上也没有预言家。

END.

虽然现实版狼人杀设定,但其实是个未来向国设,写得太混乱了,所以如果不说应该很难看出来吧?【绝望xxx
就是缺粮了所以想趁着7.4产点,想想明天就开始考试了,啊啊会考过!期末过!